当前位置:主页 > 视觉焦点 > 最近的新闻有感

最近的新闻有感

我不爱看新闻,也不愿意讨论新闻。去年写了一篇表达这个观点的日记,不知道触到了哪个关键词,至今还在"审核中",没被豆瓣公开显示出来。可是即使不爱看新闻我也一直不能逃避新闻。只要我还没有彻底离开网络,新闻就能以它强大的渗透力钻进我的脑袋,用一看就知道精挑细选过的标题吸引我的注意力,在各个网页的显著版面,让人躲不开视线。上学的时候学过新闻学的课程,学的过程中,我总在一些没有答案的死角里钻牛角尖。比如如何做到完全客观,如何才能还原真实。意识到语言这种工具天生存在缺陷之后,我开始变成一个怀疑主义者。怀疑一切转述,怀疑一切整体中的片段,怀疑一切未能亲眼所见的。再怀疑下去的话,怕是连自己的想法来源也会变得可疑,怀疑自己是被植入思想的缸中之脑了。不能再钻下去了。我承认,作为一个有主观态度的人,对待任何用文字讲述的事件,我不能做到完全中立,也不能否认没有亲身经历的事件全部都是扭曲的事实和虚构。于是我开始用一种折衷的方法看待历史书,纪实文学和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栏目——一半当作事实,一半当作故事。但以最近负面新闻刷屏的频率,即使只当其中的一半是真的,也让人觉得实在是太残忍了。在我注册过的网络平台里,我一直觉得豆瓣是桃源乡,无论微博里有多少人用绑架的方式让你非得热泪盈眶,意见领袖带着一群粉丝当枪,朋友圈里有多少疯转的八卦野史和鸡汤,豆瓣始终波澜不惊,有人画好看的画,发好看的猫,分享好看的东西,让心情变得美好起来,让我舍不得在这里发泄明显的负面情绪。但是现在,连打开豆瓣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。新闻联播官方报道以外,几乎是到处都能感受到一种人人自危的气氛。除了网络之外,还有我所在的现实。现在,单位正在组织培训,老师正在给我们这些没有系统学过法律的人讲法律基础,讲到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。这是个很老的故事了,流传至今的版本,含有多少真实又有多少杜撰?恐怕没人知道。老师在举例时也特意说明,事例含有演义成分,但它传达了一个含义——王权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。而事实究竟怎么样,身处于现实世界中的你我都明白。电视和课本上的世界和实际存在的世界就像是两个平行世界。一个世界是由文明,秩序和两边铺满鲜花的大道构成的,而另一个世界,是混沌,是随机,是不知通往何方的崎岖小路。靴子不可能永远保持干净,因为人们总是穿着它走过泥泞。我身处的这个世界,二十多年来似乎变化不大。记得在小学的时候,每当听说领导要来视察工作,老师要准备公开课的时候,全校上下就要动员起来,彻彻底底地打扫卫生,不放过任何一个书桌膛,连四楼的窗玻璃外面都是同学们爬出窗外去擦的。好在当年我们非常听话,没有一个不小心掉下去给学校惹事的。到了领导进教室的时候,班长喊起立,同学们就站起来齐声欢迎:领导好。《切尔诺贝利的悲鸣》里讲过这样一段:大领导去辐射区视察灾情前,当局甚至派人去被污染的地方清扫核尘。我的天。那可是核尘啊,是可以随便进去清扫的吗?我真希望这一段是编的,不是真的,但是我也忍不住用阴暗的心思去揣测,以体制的惯性,这种事在当时怕也不是做不出来。我是谁?我是生活在这台机器的某个偏僻角落里的一只蝼蚁。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做了一年多,我没有一天是快乐的。来到这儿之前,我在农村工作过一段时间,在低保窗口坐了两个月。那段时间很忙,期间也听到了很多悲惨的故事。我没法不去同情那些不幸的人,因为国家能给予他们的补助实在是太少了。很多来办低保的村民不会写字,我就替他们写几句公式化的情况说明:某某村某某组居民某某某,因家中无地,年老体衰,生活困难,特向上级申请最低生活保障,望上级批准。年月日。生活困难这简单的四个字背后,却是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有人因不堪忍受家暴离婚,独自带着女儿生活,女儿却在遭遇强暴后精神失常,住进了外地的精神病院。有一对姐弟,弟弟得了红斑狼疮,姐姐本来在外打工,后来有一天从四楼跳下,摔成高位截瘫。有人家中的独子出了车祸,儿媳继而离开这个家,剩下体弱多病的老两口,守着变成植物人的儿子。以上这些是在整理申请表的时候看到的,会写字的低保户亲手写的情况说明。而与我有过直接接触,使我感触最深的一次,是一个低保户给我打来的电话。快过年的时候,民政局的人都放假了,老太太打电话问我,低保钱过年前能不能发。发不出来的,我知道。上面主管发钱的人都回家准备过年了,低保这事儿现在没人接管。她是十二月的时候带着户口本和存折来申请的,她的情况是,老伴病了,刚出院没几天,来找我的时候还拿着医院的住院单。当年的低保钱已经发过了,她的这份申请表格恐怕要等到来年。但是我能直接否定老太太的希望吗?对她来说,这个无可奈何的事实说起来太残忍了。抱着也许会有转机,或者干脆彻底死心的想法,我打电话问了问主管领导,她这个情况能不能给特殊照顾一下,早点发。然后不出所料地,得到了否定的回答。我只好委婉地向老太太转述,真的抱歉了,您的补助得等到年后民政上班才能发。我以为她的请求不会到此为止——也许她还会让我再去跟领导说说情吧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得想想怎么在不让她心焦的情况下解释清楚,我是想帮她一把的,但我这个没有实权的办事员无能为力。可预料之外的是,她立刻接受了年前领不到补助的现实,我没有遇到在这个岗位上最怕遇到的死缠烂打。听我讲完后,她平静地对我说了谢谢,等到年后再说吧,又说了很多遍"好了,哎,谢谢了,再见,"然后撂下了电话。可能是老太太不怎么会用手机,她放下手机后,通话没有彻底挂断。我先是听到喀嗒的一声,像是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的声音。几秒钟后,老太太的声音从稍远的地方传来,像是扭头去跟另一个站在门口的人说话。我模模糊糊地听到一句,"跟他们说一声,年后再还钱吧。"通话仍然在计算秒数,而我再也没有听到老太太那边的声音——或许她是去另一个房间向老伴讲低保的事儿没有进展了吧。我点下了挂断键,心里不是滋味。后来我离开农村,去做新的工作。也就是除了你自己以外,父母亲戚都对这份工作感到满意的那种。我对这个部门的一些风气非常不认可,不过一直没怎么跟人说。我公开的社交账号里,网名和头像都争取不给人留下印象,同时很少发表内容,很少转发点赞,在本子上写日记也像做贼一样。可以说,我的自我审查机制已经非常完善了。尽管有时还会担心自己的想法被现实中认识的人看到,然后他们会更加地认为我幼稚且不现实,转而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教育我,要我想些正常的事,比如合群,还有去相亲。但现在我觉得,我不能再因为害怕被看到而保持沉默。刚到新岗位入职,有一个领导在饭桌上对我们这些新人说,你们都来晚了。早几年的时候,单位的伙食比这好得多呐。仿佛是回忆起了光辉岁月,他是笑呵呵地说出这些话来的。我盯着一桌子明显吃不下的鱼和肉,一点也不觉得这句话能让人笑出来。在村里的时候,我们全体人员,包括乡领导,工作餐都是土豆白菜干豆腐,每周五开一次荤,大锅饭,谁都一样。世界是不公平的,我知道,但让我不好受的是,为了活下去,为了我并不富裕的家庭,我不能从中逃离,并且为此感到良心不安。我是这座建筑最底层的一块砖瓦,但跟另一些人相比,我也是被它所圈养的,得到多于付出的既得利益者。那个过年还没有还上钱的奶奶的声音,我至今还能听见。讽刺的是我现在的工作之一就是写新闻。不是公开的新闻,而是内部新闻,仅供单位内部和上级领导检查参考用的。有一次大领导找我谈话,说是最近的新闻太少了,让我勤点更新,我说,可是最近单位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啊。于是领导教我,上面不是经常发一些什么政策性文件嘛,你照着文件写写。这种做法我当然是知道的,因为它在内部很普遍。大家都心知肚明,也没有办法,毕竟新闻的数目是考核工作的指标之一,没有新闻也要抓出点新闻来,在总结工作字数不多的时候,也能拿那些没有发生过的新闻充当论述依据。听起来,在这种体系的原则下,似乎是谁都没有办法,谁都被迫去服从不合理的指令,谁都有难言之隐,都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。所有人都必须齐声赞美平行世界的干净美丽,而要对身边可见的一片狼藉选择性无视。即使他们时有疏忽,让现实世界的乌云误闯进平行世界的领空,平行世界管理者也要立刻派出清洁工,一人高举一台大功率风扇,万众一心把乌云吹走。他们用塑料假花代替难伺候的真花,驱逐一切图谋不轨的打扰者,只要没有那么多烦人的家伙来敲门,他们就能继续关起门来做美梦。就最近新闻中见到的骇人听闻之事,在它被遮掩,被人遗忘之前,很多人在指责,这是毋庸置疑的冷漠和恶意。对此我不反对——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办法,却偏要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去解决。高高在上的,无所不知的机器做出这个决定有什么难言之隐,站在我等地位的人怕是永远不会知道,但是,它的所作所为让身为一个零件的我不得不感到愤慨与羞愧。新约故事里有一段,讲到耶稣预言彼得将三次不认主,彼得辩解说,他绝不会。可是在兵士抓走耶稣后,彼得三次声称他不认识耶稣。天亮了,鸡叫了,意识到他果真因为胆怯,印证了耶稣的预言后,彼得痛哭。在这之前,为了阻止耶稣被捕,彼得甚至抽刀砍掉了大祭司仆人的耳朵。耶稣让他收刀入鞘。应试教育阶段,我是个被教育得很成功的无神论者,相信书本,相信未来,相信人的力量是无穷的,只要努力就能创造奇迹。可是今天,在不得不需要跟着人群宣誓的时候,我却发自内心地,不想去读那段被很多人重复了很多遍的誓词。我用口型,默念起我们在天的父。抱着明知其不可能发生,故而及其卑微的祈愿,等待耶稣再临,等待一切神话传说中的好人显灵。如果圣诞老人真实存在的话就好了,他会降临在每一个圣诞夜,向所有满怀期待的大人和孩子播撒他的礼物和祝福,不让他们的期待落空,哪怕是卖火柴的小女孩。也许有一天,我会有勇气离开的吧。离开会议讲稿和内部新闻,去做一些实在的,至少对他人有帮助,也能让我感到些许满足的事情。祝愿所有活着的人不会丧失活着的信心。祝愿所有事情会向好的方向转变。我知道祝愿是不会改变现实的。但至少在此刻,我想在此,留下这份真实的愿望和声音。
  • 上一篇:盘点近期鑫方盛控股集团新闻大事件
  • 下一篇:阿曼湾油轮事件持续发酵特朗普要求伊朗重回谈判桌

    最新文章

  • 阿曼湾油轮事件持续发酵
  • 最近的新闻有感
  • 盘点近期鑫方盛控股集团
  • 《新闻1+1》20190830美国超市
  • 最新新闻事件:杭州男子的
  • 911事件17年已过,事发当时
  • 娱乐新闻软件下载
  • 邓亚萍谈“孙杨领奖事件
  • 旅游新闻资讯
  • “令人喷饭”,今天《新
  • 随机推荐

  • 2018年8月7日国内外时政新
  • 最近时事政治:2019国内外
  • 库利巴利证实已和那不勒
  • 美国新闻网
  • 互联网IT科技新闻资讯
  • 如何做好海外新闻发布 省
  • 新华网评:你的誓言我的
  • 今日最新新闻
  • 消息称百度副总裁王路离
  • 社会新闻头条
  • 热门点击

  • 每日最新新闻
  • 二十多年来,我们大胆探
  • 国外事件
  • 国内外科技动态
  • 想知道一些国外的新闻网
  • 美国新闻网站
  • 奇迹宝宝(国外新闻事件
  • 如何做好海外新闻发布 省
  • 问个问题,新一在国外破
  • 国外新闻稿发布国内企业